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www.km444.com >   正文

首届中日韩联赛会议足协诚恳分析甲A出现的问题

来源:本站原创发表时间:2019-09-03

  肆客足球独家连载《体育二十年历险记》,欧迅体育创始人朱晓东描绘从日本J联盟、创建A3联赛、协助举办女足世界杯的激荡二十年。

  我第一次听见“中国足球超级联赛”这个词汇,是在2001年2月1日的下午于东京召开的首届中日韩职业联赛会议上。

  是在大家上午听完了韩国的金元东秘书长洋洋洒洒的,没有任何演示资料的K联赛的介绍,在马酱们“呵呵”完了韩国足球对于国家队过分偏倚和联赛建设的缺失,和在佐佐木轻描淡写的化解了韩国人对于“大东亚足球共荣”的统战热情,之后。

  相比韩国人所展现的,“我们是亚洲足球的领袖,我们率先启动了亚洲的职业联赛,日本人只是模仿了我们并做的稍微好一点而已”的姿态,彼时的中国足协表现得很谦逊。

  在之前的多次和日本足球界的会晤中,反复传递的信息是:“中国联赛在启动的时候借鉴了日本的成功经验,还需要不断的向日本学习”。但是当听完中国足协披露的,“中国足球超级联赛”的规划时,日韩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会后,佐佐木对联盟竞赛部负责人加贺山说道:“你看看,这个’中国超级联赛’计划真的被执行的话,我们马上就会被超过了吧。”接着看了我一眼。“中国人做的事情,果然很大陆,有气势。”

  在日本,说一个人或一件事“很大陆”,可以有很多种解释。说一个人心大,可以说“很大陆”,约会经常迟到,有可能会被描绘成“很大陆”,要形容一件事情有远见和有规格,也会用到这个词。

  当佐佐木在说“中国足球超级联赛很大陆”的时候,大概是最后那个解释,而我不是很确定他在看我的时候是哪个意思。

  据说AI(人工智能)工程的重要环节是让计算机理解人类的语言,而相比英文,机器试图阅读中文的过程中最大的挑战之一是我们有太多的模棱两可的单词用法。从这个角度来看,日语似乎更有甚之。如果真像埃隆·马斯克所预测的那样,人类将来会被AI消灭的话,希望我们语言的复杂性可以帮助我们赢得更多抵抗的时间。

  “94年开始的中国甲A联赛启动得比较匆忙,有很多我们当时没有考虑周全的问题,使得我们的联赛运营出了很多问题。这是我们的反思。”

  会议开篇,中国足协先是和日韩的小伙伴们分享了一下甲A联赛当时面临的一些问题。

  比如,中国的职业联赛没有类似J联盟那样的独立管理机构,所有的联赛相关事务都由中国足协下属的“职业联赛委员会”负责管理。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而这个“委员会”,主要的关注是组织比赛的运营,而疏忽了对联赛整体的发展方向的定义和管理规范。

  从联赛的商业开发来看,因为把经营权长期承包给了美国一家体育营销公司,足协内部缺乏必要的市场信息和人才,对于今后如何完善联赛的商业化,以带来更多的电视转播权和赞助的收入,似乎也有很多疑惑。

  J联盟在2000年前后的赞助收入达到3000多万(美元),电视转播权收入5000多万,其他衍生品1000多万,总共将近1亿(美元)的收入。而2000年的甲A联赛除了有将近1000万美元的赞助收入外,其他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电视转播权是我们最大的问题。”中国足协的官员如是说,“比如每年央视会转播我们几十场比赛,但我们的转播权收入只有40万美元。”

  18年以后的现在,中超联赛的转播权收入已经达到每年11亿人民币(折合美元1.5亿),和J联盟的每年2亿美元相比,已经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日本的俱乐部和18年前一样,遵守着联盟规定,基本保持所有的俱乐部每年都有盈利,而中国俱乐部的亏损反而扩大了。

  虽然各有投资人和背后的集团公司,但甲A俱乐部都是以独立的公司法人的形式存在。这点从1994年联赛开始就比较彻底的执行,比韩国联赛进步。金元东家的K联赛的十二个俱乐部中只有四个是独立法人,其他都是各大企业的足球部,每天去球场训练前要去公司打个卡,去打比赛还要调休的那种。

  只是,中国的足球俱乐部虽然形式上“职业”,但很多没有正规的公司章程,董监高的职能不完整,以至于公司在运营过程中随意性太强,提供的经营数据也往往有水分。

  2001年时的甲A,正在实施“摘牌制”,即球员没有自由转会的权利,球员本人可以提出转会申请,但只有当所在俱乐部同意时才能将其放入“转会球员榜”,而有其他俱乐部愿意付出对价后才能完成转会的规则。

  这个规则饱受诟病,主要是来自球员及其经纪人,认为其妨碍了球员作为“劳动者”正当选择“雇主”的权利。

  “摘牌制”本身,是一个包括NBA在内的美国主要体育机构至今还在使用的球员转会制度,因为它能够降低球员及其经纪人在游戏中的谈判能力,使得俱乐部可以控制其最主要的成本并保持一定的盈利状态,但国际足坛在1995年的“博斯曼法案”后,一直面临着大幅度改革的压力。国际足联表示将在2001年初发布新的转会新规。

  “我们也想听听日本的同行怎样面对国际足联的转会新规,联盟和俱乐部如何面对一个完全开放的市场”。

  这个问题,也是J联盟法务委员会主席Nobu正在和马酱讨论,并密切关注国际足联官宣的事项。

  J联盟那时候的转会制度,虽然没有采纳“摘牌制”,但本质上对俱乐部更有利:俱乐部在球员与其合同终止后仍然拥有出售该球员的权利。一旦国际足联的新规被要求全球实施,俱乐部将面临“球员资产大逃离”的状况。

  诉说完了诸多烦恼之后,郎效农示意坐在他旁边的中国足协竞赛部的李经理开始准备PPT演示资料。

  “刚才分享的是过去的问题,现在想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正在规划的’中国足球超级联赛’。”

  这时穿着深色衬衣,配着银色领带的李经理已经把电脑成功的连接到会议室里的Sony投影仪,向大家绽放了一个阳光明媚的微笑后说道:“大家好,中国足协准备在2004年,也就是三年后,开始一个全新的职业联赛。”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