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县社会资讯网

体育新闻 主页 > 体育新闻 >
家人做的菜,可以吃到酣畅淋漓的,我认为都可以叫:美
发布日期:2020-05-20 11:08   来源:未知   阅读:

我是内蒙古兴安盟扎旗人,我家那边的蒙族与汉族的人口比例将近1:1(汉族稍多一些),因为靠近黑龙江,而我又是满族,所以,我从小形成的饮食习惯,就是以蒙餐与东北菜为主。

即便在外生活了十几年,但家乡的美食无法忘却,方言无法改变。

有很多人问,什么是美食?按照我的理解,可以吃到酣畅淋漓的都算。吃了还想吃跟果腹,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有区别的。

这里的美食,不一定是珍馐,一份最简单的炖冻豆腐亦或是蘸酱菜,也可以让人吃到大汗淋漓,心生感动。

而这样的感动,在我回老家过年的两个月时间,基本每天都在上演。

妈妈做的鱼

妈妈做的鱼(三道鳞)

上图是我妈做的鱼,鱼的名字叫:“三道鳞”,活鱼处理好之后,背上改花刀,下锅煎至两面金黄,捞鱼,锅底留厚油,下葱花、蒜末、一品鲜,炝锅,把煎好的鱼再放进去,放料酒,辣椒,十三香,然后多加点水,开锅之后,放粉条,干薄荷(这个香料是我妈做鱼的秘方),盐,盖上锅盖,炖它个六六三十六分钟,出锅装盘,撒香菜。夹一筷子鱼放嘴里,鲜香嫩三种口感在口腔内爆开,香味四处流窜,让人忍不住开口说:太好吃啦。我妈做的鱼既下饭又下酒,桌上有这道菜,要不我就吃撑了,要不我就喝多了,要不我就喝多之后吃撑了。

同样的食材,同样的配料,同样的步骤,不同的人做出来的味道就是不一样,就拿我妈做的鱼来说,上到我爷奶,下到我儿子,都说好吃。只要桌上有我妈做的鱼,肯定是第一个吃完的菜,剩下鱼中间的骨头,我会掰开后蘸着汤吸中间那一点骨髓。

爸爸做的炖冻豆腐

爸爸做的炖冻豆腐

我爸喜欢吃冻豆腐,做啥菜都想往里加点冻豆腐,看他做菜,只能用豪放两个字形容,把北阳台(在北方,冬天的北阳台就是储存食物的地方,冰箱放不下的都放北阳台)的大块的冻豆腐拿进屋,还杠杠硬呢,上菜板就一顿切,切的呲牙咧嘴,切好的豆腐都是见方的大块,起锅烧油,把五花肉放进去熬,直到肉中的水分无几,下葱花,一品鲜炝锅,加水,然后把还没来得及融化的冻豆腐和新鲜白菜一股脑的倒进去,放盐,开始咕咚。二十分钟后,冻豆腐所有蓬松的空隙中都浸满了肉汁,这时候,无论你从任何角度任何方位下口,嘴里除了豆腐本身的香味之外,都是肉香。我爸不但做菜豪放,吃饭也豪放,大冬天吃到高兴,上衣一脱,四脖子汗流,看我爸吃饭,可治愈一切食欲不振。

二弟做的锅包肉

二弟做的锅包肉

Power by DedeCms